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政府新闻 >> 苗木种子:“冰川时代”等待暖阳

苗木种子:“冰川时代”等待暖阳

作者:李颖来源:花卉报 日期:2016年6月13日 16:45

苗木种子:“冰川时代”等待暖阳

2016-06-13 14:07:31|来源:花卉报|作者:李颖

 

  “你以为一楼就到底了,没想到还有地下室,地下室下面还有地下车库!”这就是近两三年来,园林绿化市场的真实写照。苗木种子行情前几年还风头强劲,这两年也一路从“寒流”跌进了“冰川”。近期,记者采访了多地种子经销商和苗圃经营者,他们在分析种子市场的同时,还针对几个重点品种苗木种子市场的发展脉络和前景进行梳理和探讨,仅供读者参考。

乔木种子普遍亏本
  “赔几万元的比比皆是,赔几十万上百万的也不在少数。”自去年以来,相比园林绿化行业低潮期滞后一年的苗木种子市场低潮席卷各地,并且几乎涵盖了所有乔木品种。
  “种子加苗子,这两年得赔300多万元。”记者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鲁西南林木种子站经理刘洪全正带着20多个工人在地里砍苗。2014年,他播了上百亩丝棉木种子,如今两年生的丝棉木小苗根本无人问津,至少要砍掉2/3。丝棉木种子的价格也从2012年的每斤30元左右降到了近期的10元左右。在山东菏泽这一北方重要的种子销售地,刘洪全也算是大经销商,前几年每年种子销量达300多吨,今年还不到20吨。
  北栾种子成为让很多经销商亏钱的“罪魁祸首”。在菏泽,北栾种子2013年卖每斤60元,2014年不到25元,今年几乎就没有销量,非要有个报价的话也就10元左右。2014年底,天津蓟县志福苗木种子公司经理王艳海花了20多万元收了8000斤北栾种子。“这两年几乎没卖,还在库房里放着。”王艳海说,北栾小苗生产严重过剩,两年根、一年干的苗子前年每株卖22元,去年降到15元,今年开春有买家报价5元自己没舍得卖,近期干脆没人问了,早知道就卖了。河北安国一个种子经销商也是如此,2012年前后靠销售北栾种子赚了不少钱,到2014年一狠心把前几年赚的钱全投在了北栾种子上,囤了200多吨货,现在全砸手里了。
  东北地区的苗木种子行情同样不好。去年当地种子经销商几乎都赔了钱,所以今年进的品种比较单一,以小叶丁香、红瑞木、连翘等绿篱品种的种子为主。辽宁开原永顺苗木种子经销处总经理刘万田表示,糖槭、元宝枫等种子基本没有销量。糖槭种子高价时每斤240元左右,去年也有160元,今年卖价还不到40元,而收购价就超过100元。刘万田往年的元宝枫种子能卖5吨至8吨,今年才卖了不到10斤。
  南方苗木种子情况也不乐观。“就像被一刀切了一样”,常州市新林种子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林如此形容。榉树种子五六年前曾卖到2000元一斤,前年降到150元左右,现在又降到100元左右。朴树、青枫、鸡爪槭等很多树种种子几乎没有销量,都到了给钱就卖的地步。其中鸡爪槭的种子很轻,每斤超过5万粒,辛苦采种子却卖不出去,农户很是受伤。
  在南方苗木种子的重要销售地江西九江,保守估计销量比去年减少了四成。“最好的也就是忙来忙去赚了工人的工资。”江西九江县建华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建华表示,上一次如此大的整体性低潮还要追溯到2004年,当时走出低潮用了两三年。此次低潮已经有两年时间,从目前情况来看,要走出去至少还得两三年。他以桂花种子举例,2014年以前的七八年时间,桂花种子都稳定在每斤60元左右,前年开始下降,到今年降到每斤6元。“如此坚挺的品种,也被从业者的一哄而上搞垮了”。
  经济大环境不好以及前几年产业失去理性地飞速增长,导致乔木中小苗严重结构性失衡,与种子市场形成了恶性循环。江苏常州正大花木场总经理陈国富介绍说,胸径15厘米的榉树两年前卖2000元至3000元,今年也就卖1000多元;一年生小苗也是前两年市场价格2元到3元,今年也就卖0.6元至0.7元。桂花小苗去年卖5元至7元,今年降到了1元左右。黄山栾一年生小苗上半年卖0.5元至0.6元,比去年又有所下降。而且,绝大部分品种小苗的销量都不好,滞销现象普遍。
  老花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花留平从业多年,本来想凭借经验打个时间差,没想到也失败了。“这一轮低潮的规律很难抓。”花留平说,前年红枫等品种行情很差,按以往的规律去年应该转好的,因此囤了2000斤青枫种子,但到现在几乎没怎么卖,如果明年再卖不掉就砸手里了。前两年,夏溪当地有四五十家卖种子的企业,现在也就剩20来家了。

绿篱种子熊市逆袭
  园林绿化量减少,资金投入收缩,但部分项目的建设还要进行,因此大部分工程大大压缩了乔木的使用量,增加了绿篱苗的投入,推动了各地绿篱苗的热销,各类绿篱种子行情也随之水涨船高。
  在东北地区,水蜡种子卖到每斤20元左右,现在已经断货。连翘种子去年同期每斤价格200元至230元,今年涨到了300元。小叶丁香种子去年春天卖每斤50元至60元,今年刚开春时卖60元,近期已经涨到了120元。大叶丁香、紫叶小檗等品种价格和销量也都不错。“90%的紫叶小檗种子发到了东北。”王艳海介绍说,每斤150元左右的价格同比稳定,且销量非常好。
  除了绿篱种子外,草花和地被的销量也非常好。内蒙古赤峰天邦草业销售处经理王福生表示,百日草、二月兰、波斯菊等种子销量很好,目前各地打造花海景观大大拉动了草花种子市场,也稍微平衡了乔木种子带来的损失。
  在南方地区,以种子繁殖的海桐种子行情转好。高度30厘米的一年生工程苗去年底才卖0.2元左右,现在已经涨到了0.4元。常州市新林种子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林介绍说,开春时,当地海桐种子每斤10元,近期涨到了30多元。

造林种子风生水起
  随着国家对生态建设的重视,荒山造林、边坡绿化植物的种子今年迎来了好年景。
  刺槐是其中最为受益的品种。在山东,刺槐种子今年刚开春时20元左右一斤,最近涨到了40元左右,货源已经非常紧张。前几年销量很少,而今年有些经销站已经卖了七八吨。除此之外,北方地区的火炬树种子行情也不错,价格比较稳定且销量一路攀升。侧柏种子每斤涨了将近10元。适合贫瘠土地绿化的文冠果种子销量也很好,每斤价格达到18元左右。
  南方最具代表性的是无患子,大量无患子种子聚集到江西九江再卖到贵州等地用于造林。“贵州仅一个大的造林项目就大大拉动了销量。”陈建华说,种子价格从每斤6元涨到8.5元,自己就卖了几十吨,现在当地已经没有货源了。马蓟、多花玉兰等护坡品种的种子近两年情况都不错,今年种子的价格从每斤21元涨到了26元,由于货源十分紧缺,突破30元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政府有很多生态方面的规划,只要启动了就是大项目。”山东省林木种苗协会秘书长闫大成表示,无患子既能用于荒山绿化也能提取洗涤剂成分,因此在南方受到热捧。但各地在荒山造林、边坡绿化、高速公路绿化的设计上应该丰富种树,楸树、榆树等很多树种既是绿化树也可以作为用材林,都是很好的选择,多元化树种绿化造林也避免了品种单一带来的各种问题。下面以图表和文字介绍代表树种的种子情况。

国槐:中坚树种无人育苗

  国槐是北方地区绿化用苗绝对的中坚力量,2013年、2014年,当大部分树种行情衰落时,国槐仍然坚挺过一段时间。因此,那段时间国槐被众多人追捧,导致后来国槐小苗繁殖量剧增,行情急速下降。
  在国槐主产地山东,一二年生、地径2厘米的小苗三年前能卖3元左右,而现在只有0.5元。胸径3厘米的苗子现在卖10元,一亩地最多种200多株,算下来赔本无疑。刘洪全说,在山东多地,国槐小苗被毁掉了不少。陈建华的国槐种子每年除了北方地区外,还销往广西等地,订单几乎都是按吨起,但今年总共才卖了几十斤。
  记者了解到,从去年起,各地几乎没有育国槐小苗的了,目前市面上成批量的国槐小苗规格最小为两年生苗。“这次低潮苗圃吃了苦头不愿意再冒险,而且苗圃空地也很少。”闫大成表示,估计到明年育苗量也不会很大,这期间的苗子断档已成定局。

北美海棠:小苗过多待调整转型

  在东北、华北、西北、华东等地,北美海棠的存圃量在小乔木里都是“位列前茅”的。地径5厘米以下的苗子基本都在亏本抛售,这部分苗子工程上用得很少,几乎都是在苗圃之间流转,现在建苗圃的少,苗子自然更不好卖了,甚至有些苗圃在雇人挖掉小苗。
  在东北地区,高80厘米的小苗前两年卖1.1元至1.5元,今年只卖0.25元至0.3元。因为嫁接要用掉一年时间,北美海棠相比很多乔木品种市场反应要晚一年,因此作为其主要砧木的八棱海棠种子行情也急转直下,去年每斤100元左右,今年突然就没有销量了,市场上也没有报价。
  “现有的苗子怎么处理是大问题。”闫大成表示,首先要明确北美海棠是个好品种,需要把眼光放长远。首先要处理掉那些劣质苗,如果具备一定技术,部分卖不掉的苗子可以考虑做成盆景、造型树等。山东临沂的木瓜海棠就是做成盆景卖到广东等地的花市,开拓了一块新市场,销量非常好。

白皮松:顺势改走“平民路线”

  “价格下降,销量攀升”,描述了今年前5个月陕西蓝田白皮松市场的整体情况,该县苗木协会会长安双正表示,由于西部市场相对闭塞,直到去年7月以后,当地白皮松价格才开始下降,比前年秋季平均下降了30%左右,而今年上半年价格又比去年上半年下降了60%左右,高3.5米以上的苗子价格尚可,但3.5米以下的苗子几乎没什么利润了。
  但与此同时,白皮松苗子的销量却有所上升,从而带动了销售额。据安双正介绍,去年全年,蓝田白皮松的销售额为6亿元,今年估算能达到8亿元至10亿元。虽然并非行业正常现象,但京津等地普遍的拆迁类的占地现象直接拉动了销量,粗略估算,去年冬季到近期,因占地从蓝田拉走的白皮松数量超过10万株,主要是高度2米至5米的苗子。
  同样是高3米的苗子,占地苗每株也就卖170元至200元,而一级工程苗报价在500元至550元之间。两者品质本来相差很大,但工程公司总想拉低工程苗的价格,可这已是史上最低价格了,去年还卖1300元至1600元。除此之外,行业大环境不好,以及2009年至2010年大量建圃时种下的苗子现在正大量上市等因素,共同造成了白皮松价格大幅下降。
  面对这样的局面,安双正觉得这也是调整转型的好机会。“占地苗达到了去库存的效果。”他分析说,不但剩下了优质苗,还为其腾出了生长空间。从销量来看,白皮松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以前价格确实有些虚高,价格调整后完全可以以此为契机走“平民路线”。除了工程上可以更大量地应用外,现在比较热的退耕还林等项目苗木用量也很大,本地已有苗圃认准了这块市场,在发展造林苗。

香樟:经历波折进入稳定期

  相比其他树种,香樟种子和苗木市场相对稳定,苗木价格甚至还有上涨趋势。一年生香樟小苗往年卖0.2元,今年涨到了0.4元左右,而且销量较好。“前三年左右,香樟比其他品种更早经历了由于过度生产导致的低潮期。”陈国富分析道,后来农户种植热情明显下降导致存圃量减少。如今,胸径4厘米至8厘米的苗子量比较少,价格还有上涨趋势。胸径4厘米的一级全冠苗去年卖25元,今年涨到了28元至30元;胸径8厘米的一级全冠苗同比也从120元至130元涨到了150元至160元。
  经历了之前大的市场起伏,估计短时间内,苗圃不会盲目大量种植了,至少不会像以前一样,许多苗圃都押宝只种香樟。香樟种子市场也还比较稳定,每年起伏主要就是受种子产量大小年影响。陈建华表示,香樟是南方绿化的主力树种,希望这块市场的成熟稳定能对其他品种带来好的影响作用。

雪松:小苗滞销断档成定局

  在雪松主产地南京汤泉,到去年年底,雪松苗木还大量滞销,但今年中大规格的苗子销量就比较好了。南京江园花木场总经理熊明彬分析说,行情转好有两个原因,一是市场还是有基本需求的;二是南京建设江北新区,很多苗圃被占,有的占用面积甚至达到了原有苗圃面积的1/4左右,供应量相应减少了。虽然销量尚可,但价格同比下降了40%左右,高度5米的雪松大苗去年装车价500元左右,今年300元左右。
  相比之下,小苗还是处于滞销和降价的困境中。高1米的苗子要培育两年,现在也就卖4元,还不够成本,而前两年甚至能卖到17元以上。小苗滞销、中大苗价格大幅下降,对苗圃的育苗积极性打击很大,而且由于土地资源紧张,从去年起,汤泉及周边地区几乎见不到育小苗的了。小苗行情不好,雪松种子的销售自然遭遇冰山,“往年能卖三五吨,今年还不到100斤。”陈建华说。
  熊明彬表示,这次低潮是10年一个大周期的循环,甚至比2004年还要严重,很难说什么时候市场会走出低谷,但从目前来看,在走出这波行情低谷之前预计小苗繁育量都会很低。

所属类别: 政府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苗木种子